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本系动态

周如鸿、李敬源团队在生物分子马达超稳定机械性机制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

编辑:phymaxc 时间:2017年05月27日 访问次数:618

    生物分子马达是由蛋白质、核酸等组成的生物分子机器,如鞭毛马达、驱动蛋白、DNA组装马达等。分子马达具有非常精巧的复合体结构,它通过消耗ATP化学能产生运动,是生物系统进行运动的基本功能单元,在许多生命过程中起着关键的作用。比如病毒在复制过程中,通过DNA组装马达将新合成的DNA链压缩进病毒衣壳内。由于在病毒侵染与扩增中的重要作用,近年来病毒DNA组装马达被视为抗病毒药物研发的一类新的作用靶点,但其背后的分子机制,尤其是其机械稳定性的分子起因,尚不清楚。最近,来自浙江大学定量生物中心与物理系的周如鸿教授和李敬源教授的研究团队在DNA组装马达的超稳定机械性能的分子机制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其研究结果发表于最新一期的Science Advances (http://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3/5/e1601684)。
 
    在DNA组装过程中,马达需要承受压缩DNA所伴随的反作用力,马达结构的机械稳定性是影响它生物功能的关键性质。周如鸿教授和李敬源教授的研究团队,通过选取一组重要的病毒phi29的DNA组装马达,针对分子马达的机械稳定性进行了系统研究。phi29组装马达由ATP酶,衣壳连接器以及pRNA三部分组成,其中pRNA是由三条RNA链所组成的三路交叉结构,是组装马达的结构枢纽。研究团队利用拉伸分子动力学模拟方法发现pRNA分子的机械稳定性远高于目前已知的RNA结构,这使得pRNA可以有效承受马达的工作负载。并进一步揭示在三路交叉结构核心存在两个嵌入镁离子,组成相互耦合的双镁离子钳结构,这是RNA机械稳定性的分子基础。实验证实如果利用螯合剂去掉镁离子会破坏RNA机械稳定性,使马达失去组装DNA的能力。更令人惊奇的是,研究发现这种RNA三路结构的机械稳定性是各向异性的,高度依赖于受力方向:RNA在ATP酶-衣壳方向上(也就是DNA的组装方向)有着很强的机械强度,但在其他方向上又有着很好的结构柔性。同时,理论计算结果获得南京大学、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合作团队实验工作的支持。上述发现揭示了pRNA三路交叉结构的生物功能:在DNA组装方向上的机械强度使得pRNA能够有效地作为DNA组装马达不同组件的结构枢纽,但在其他方向上RNA结构依然具有高度的柔性,有助于马达的自组装。
 
    “上述发现将大大提升人们对于分子马达在实现其生物功能时在分子尺度的机械过程与稳定性的理解,为精准医疗在基于病毒DNA组装马达的抗病毒药物研发方面提供一种可能”,浙江大学定量生物中心主任周如鸿教授说。此外本研究结果首次系统阐明协同作用的镁离子钳结构使RNA具有超强机械稳定性,这将有助于理解与设计其他具有结构刚性的核酸结构,构建生物纳米材料,应用于广泛的生物医学研究。
 
 
(供稿:物理学系李敬源)